坎坷的经历,辉煌的成就

——记著名计算机科学家李国杰院士

 

“作为一名科学家,他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他至少在以下三个重要领域作出了突出的、开创性的贡献:智能计算机系统,高效搜索算法和超大规模集成电路(VLSI)处理器阵列”;“他领导的国家智能计算机研究开发中心所取得的成就,可以与Seymour Cray70年代创立的Cray超级计算机相提并论”……

这是著名美籍计算机科学家华云生教授(Benjamin W.Wah)对他的合作者李国杰院士的评价。

在谈到他和他领导的智能中心取得的骄人成绩时,李国杰院士显得很平静,他认为中国的计算机科技水平理应位居世界前列,只有这样,这位热心报国的科学家才会问心无愧。

顺利的起步

李国杰出生于1943年,湖南邵阳人,父亲是普通的教员,母亲是缝纫工人。国杰小时候很好动,也很调皮,常常异想天开:要是脚下的鞋自己能走路该多好哇;头顶上喳喳叫的小鸟儿为什么不一个劲儿地飞,飞到天堂里去呢?小国杰常常瞒着父亲把自来水笔拧开,把钟表拆卸得乱七八糟,他想知道墨水怎么就会自己跑到笔管里去,是什么东西拽着表针走动?有一次,小国杰竟然偷偷爬进停在家门外的一辆汽车里,想让汽车跑起来,让父母一顿好找,这件事最终促成了父亲把年仅四岁半的小国杰送进了小学校,唯一的理由是希望老师来帮自己管管孩子。当时,谁会预料到这个聪明、顽皮的小学童有朝一日会成为驰名海内外的科学家呢?

出乎父亲的意料,国杰虽然年龄小,又调皮,学习成绩却总是名列前茅,顺顺利利地念完了小学和初中。初中期间,求知欲非常旺盛的国杰如饥似渴地阅读了当时他能找到的各种书籍,包括文学作品、科普读物等。广泛的爱好为他今后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那时他能读到的科普作品不多,大多是苏联作家写的《趣味物理学》,《趣味天文学》等。其中对他震动最大的是《科学概论》中的一则关于逻辑学的小故事:古代埃及有一位国王有一个奇怪的规定,凡被处以死刑的犯人临死前必须说一句话,如果这句话是真的,犯人将被砍头;如果是假的,则被绞死。看来所有的犯人不是被杀头就是被绞死,但有一个聪明的犯人说了一句话,竟然活了下来。这引起了13岁的小国杰强烈的兴趣,这怎么可能呢?犯人说的是“我将被绞死”,这让国王瞠目结舌。砍头吧,犯人的话就成了假的,但说假话是该绞死的;绞死他呢,犯人的话又成了真话,而说真话按规矩是只能砍头的。古怪的国王左右为难,只好把犯人给放了。读到这里,善良的小国杰既为这位聪明的犯人高兴,也被逻辑科学的威力深深吸引住了。多年以后,这位著名的科学家感慨万千:“我对科学的兴趣最初是从逻辑学开始的,后来学过机械、物理,当过农垦战士,修过机车,搞过电镀,最后绕了一圈,又回到了以数理为基础的计算机科学逻辑!”

艰难的求学

如果说李国杰小学、初中还过得挺顺利的话,1957-1960年三年的高中生活仅仅是他此后二十年坎坷经历的开始而已。在这期间,李国杰的父亲被错划为右派,并被调离邵阳市,下放到农村。晴天一声霹雳,李国杰美好的少年时代结束了。从此他历经磨难,开始了艰难的求学生涯。

60年高考,李国杰六门功课平均93分,但他最后拿到的录取通知单却是湖南省农业机械化学院汽车拖拉机专业,这是一所当时还不存在(计划要办),现在也已经不存在了的学校,因为父亲是右派,成绩再好也只能进三流学校。1960年李国杰进入湖南大学机械系代培。可是由于时值三年困难时期,1961年学校停办了,李国杰被提前分配到冷水江钢铁厂当工人,修理地方铁路火车。他别无选择,只能默默接受命运的安排,他拼命地埋头工作,工作之余,发奋地读书。有一次工作时,他不幸从机车上摔了下来,醒来时已经躺在医院的病订上了,落下了腰伤的毛病。

命运终于出现了转机。李国杰兢兢业业的工作精神感动了厂领导,厂领导动员他再报考大学。李国杰兴奋地难以相信,尽管这时离考试只剩下一个星期时间了,他还是决定抓住这难得的机会,这一次,他考上了北京大学物理系。大学六年是李国杰学习生涯的黄金时期,他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假期里也舍不得离开图书馆,同时,也因为囊中羞涩,买不起火车票,六年中,李国杰只回过一次家。

1966年国家又陷入混乱,李国杰的学习生涯也中断了。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到贵州省的一个军垦农场当了军垦战士,1970年再分配到贵州省晶体管厂,1973年调回湖南邵阳无线电厂(后改名为邵阳计算机厂),开始搞电镀。他抓紧时间,一上午完成全天的工作,下午自学计算机原理,他的计算机基础知识是通过自学获得的。一次机会使厂领导看到他对计算机设计有深入理解,就派他去搞计算机。这是李国杰第一次接触计算机,他很快掌握了有关技术,成为全厂主管计算机联调的技术骨干。

事业的春天

粉碎“四人帮”以后,国家的政治经济形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1978年李国杰考上了中国科大计算机系研究生,在澳门十大赌场网上注册代培,师承我国计算机界著名科学家夏培肃院士。李国杰深知学习机会来之不易,他如饥似渴地读书,孜孜不倦地钻研,在木板搭成的防震棚里,度过了一个又一个不眠之夜。1981年李国杰获得硕士学位,并被来华访问的著名计算机体系结构专家黄铠教授相中,黄教授介绍他赴美留学。1985年,李国杰获得普渡大学博士学位,然后又到伊利诺伊大学进行博士后工作。19871月学成回国。在美国的五年半,是李国杰学术生涯的第一次高潮。由于他深厚的学术功底,严谨的治学态度和坚韧的钻研精神,李国杰很快就跟上了国际计算机界的最新动态,并在许多方面做出了重要的、开创性的贡献。他在美国和回国后的几年中,在并行处理、计算机体系结构、人工智能、组合优化等许多领域发表了70多篇学术论文,大多发表在IEEE学报、IEEE计算机学报等权威刊物和国际会议上。他和华云生教授合编的专著《面向智能应用的计算机》由IEEE计算机学会于1985年出版,成为该学会连续三年的畅销书。

1987年回国后,李国杰主要致力于中国的高性能计算机事业。在国家有关政府部门的支持下,李国杰领导国家智能计算机中心在很短的时间内,先后成功地研制出了中国第一台全对称多处理机“曙光一号”和第一台大规模并行处理机“曙光1000”,达到了当时的国际先进水平。国家智能中心已成为中国设计和制造高性能计算机的重要基地。目前正在承担国家重中之重项目“曙光2000大规模计算机”的研制和九·五攻关项目“曙光系列高性能服务器”的研制和产业化。同时,李国杰深深感到国内高性能计算机产业薄弱,研究开发与市场脱节,国内高性能计算机市场几乎全部为国外大公司占领,这种局面严重威胁着国民经济信息化的安全。在国家科委支持下,曙光信息产业有限公司成立,李国杰出任董事长兼总裁。他的目标是:让民族高性能计算机在世界上占有一席之地。让我们祝愿李国杰和他的同伴们的事业蓬勃发展!

殷切的期望

李国杰院士深知青少年是祖国的未来,对他们寄予了深切的期望。无论工作多么繁忙,他总要抽出时间指导学生的学习、研究,参加学生组织的学术讨论会,还亲自到清华、北大、科大等学校给学生们上课。在李国杰院士指导的硕士、博士生中,有些已成为国际上的知名学者。

李国杰院士历经坎坷,终于成功的经验是什么?哪些是青少年可以借鉴的呢?谈到这一话题,李院士的目光深邃起来,深情地回忆起三十年前的一桩往事:那是在1966年,年轻的李国杰和北大同学们一道从北京徒步走到革命圣地延安,途中经过著名的琅岈山等革命老区。一位老大娘曾领着他们到了一座墓地。每一个小小的坟头上都有一块石碑,但石碑上都没有名字,老大娘告诉大家,这些无名烈士是在日军扫荡时,为掩护部队和群众撤离而英勇牺牲的战士。望着这些无字的石牌和青青的野草,李国杰的心被震撼了……多年以后,想起此事,李国杰的心绪仍不能平静:这些可敬的无名的烈士,他们为祖国的独立和人民的自由付出了青春、热血和生命,却一无所求,连姓名都没能留下来。对比他们、我们是多么幸福。李国杰院士对青少年朋友的第一个希望:有高尚理想,有牺牲精神。

第二,要热爱祖国。“这是老生常谈了,却又是千真万确”,李院士感叹道,“离开了自己的祖国,人就像没了根。虽然也能取得点成绩,都是无足轻重的。”李院士不反对青年人出国学习,但认为应该学成后回国,只有把自己的前途和国家的事业联系起来,才能有真正的成就。他在美国功成名就之际,毅然回到祖国,当时有人说他傻,李国杰淡淡地回答说:“我当时出去就是为了要回来。”李国杰院士对青年学子寄予厚望。他说:“知识分子更应该爱国,因为他们身上浸透着祖国五千年悠久而沉重的文化。”忧国忧民的屈原,颠沛流离的杜甫;朔北漫漫黄沙,江南田田莲叶;小桥流水,江枫渔火,无不声声昭唤着海外的游子们。

最后,李国杰院士希望青少年朋友要脚踏实地,坚韧不拔。从来就没有一蹴而就的成功。无论面对怎样的艰难曲折,都要心胸开阔,襟怀豁达,不要过于计较个人的恩怨得失。

李国杰院士在总结了自己的成功之路后,语重心长地寄语青少年:小的成功靠才智,大的成功靠德行。

 

 

19973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