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发展我国计算机高技术产业的思索

 -------中国工程院深圳高技术发展院士论坛报告

 

 国家智能计算机研究开发中心  

   曙光信息产业有限公司

      李国杰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屈原

一、     计算机技术的三个主要发展方向

 计算机技术是发展最迅速、对国民经济影响最大的高技术。各种宣传媒体已发表了大量文章介绍与讨论计算机技术的各种发展方向,包括以网络为中心的计算、多媒体技术、并行处理、智能化应用、基于软件部件的编程等等,令人眼花缭乱。归纳起来,计算机技术主要朝高性能和应用的广度与深度发展。第一个发展方向是计算机性能越来越高。Moore定律在2010 年以前仍将继续发挥作用,微处理器芯片的速度和集成电路的集成度每两年左右将翻一番。并行计算机的规模将越做越大。到2004年,百万亿次的大规模并行计算机将问世,2010年前后将研制成功一千万亿次的并行机。超导、量子、光学、生物计算机在21世纪将有突破性的进展。高性能计算机可以对大至宇宙小至微观世界做逼真的模拟计算,成为科学研究和新产品设计最有效的工具。而且,通过对高性能计算机的研究可以掌握许多设计计算机的新技术并转移到一般计算机,成为发展计算机的技术源泉。第二个方向是计算机的网络化与大众化,使计算机渗透到人类生活的各个方面。计算机技术与通讯、电视技术的融合,嵌入式计算机与家用电器及各种工业设备的结合将使计算机象现在的马达一样成为无处不在的部件。因特网的普及与迅猛发展(用户半年翻一番)将彻底改变人们的工作方式与生活方式。第三个发展方向是计算机将越来越善解人意,人们将通过非常自然的方式(口语、书写文字、手势、表情等)与计算机打交道。计算机将逐步从现在的数据处理过渡到知识处理,将分布在因特网上的大量信息转变成可以直接运用的知识,对信息的内容、意义做深入的处理,提供智能化的服务。

二、     发展我国计算机产业的机遇

 八十年代以前,由于国外的封锁,我国采取自力更生、几乎完全独立研制计算机的路线。虽然在掌握计算机设计技术与为国防建设服务等方面做出过不少成绩,但难以形成产业。八十年代中期我国有一次发展计算机产业的机遇,通过突破汉字输出技术,使联想、方正等公司得以起步。由于Intel和微软公司几乎垄断世界微机芯片与软件市场,十年来我国形成的较大规模的计算机公司大多数是通过代理外国产品积累市场经验与原始资金。九十年代中期以来,由于因特网的普及和信息化基础设施建设的展开,计算机市场的游戏规则开始改变, Wintel联盟的垄断地位受到挑战,以网络为中心的计算为许多新的计算机产品开辟了新的市场。多元化的网络终端产品将使传统的PC机逐步丧失主流产品的地位。计算机的这一发展趋势为我们提供了一次以技术创新争取市场的新机遇。

     另一方面,由于全球经济一体化和开放式计算机系统成为主流产品,除少数势力最大的公司外(如IBM),计算机公司普遍从垂直式业务(覆盖器件、系统和应用)转变为水平模式。计算机产业已区分为器件、板卡、整机、操作系统、其他系统软件、应用软件、系统集成等几个层次,每一公司集中精力做其中一层或几层业务。计算机产品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每个公司都是从器件到应用这一漫长的增值链上确定自己的增值环节,以自己某方面的特长立足于市场。比如,Intel以微处理机芯片为主业务,微软只做微机操作系统与可大量复制的通用微机应用软件,Oracle专做数据库及其应用等。这种水平型的业务模式为我国发展计算机产业提供了难得的好机遇,我国根据自己的优势选择某层次业务,有可能在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

三、     我国计算机产业现状分析

 经过十多年努力,我国计算机产业已取得可喜成绩。根据原电子部统计,97年计算机市场总额已达1300亿元,约占世界总额的2%97年微机市场已达350万台,过几年将超过日本,成为除美国以外最大的微机市场。国产微机(包括兼容机)已占国内市场的60%。我国高端计算机(10万元以上计算机)97年规模约占亚太市场的50%,全球市场的2.9%左右(约19亿美元)。除曙光计算机参与竞争,占领一点市场份额外,高端计算机国内市场几乎全部被外国大公司瓜分。我国软件与信息服务业已形成260亿元市场。其中国产软件已占国内软件市场的30%左右。我国计算机产业从业人员约有50万人,计算机企、事业单位1.8 万家(其中1.6万家从事营销服务,约22万人);制造业1000余家,16.5万人;软件业1000余家,约11.5 万人;研究开发机构50余家,约5000人。据预测,九五期间我国计算机市场平均年增长率将超过25%97年计算机产品出口额已达87亿美元(大大超过44亿美元进口),但多数出口产品出自两头在外的三资企业。软件出口额还很少。我国计算机产业取得了长足的进展,但无论在产业结构和发展模式还是计算机产业对其他产业的推动作用上都存在不少问题:

1)       高投入高回报的高技术特色不明显

 根据原国家科委1996年公布的“中国科学技术指标”(科学技术黄皮书)统计资料,我国计算机产业与办公设备制造业的R&D经费投入强度(R&D经费支出占工业增加值的比重)为0.62%, 低于高技术企业的平均强度(1.4 %),甚至低于全部制造业的平均R&D经费强度(0.68%)。计算机及办公设备制造业的资金利税率(4.07%)和产值利税率( 2.42%)也大大低于全部制造业的平均资金利税率(8.92%)和产值利税率(9.84%)。在老百姓心目中,卖微机已经是回报很低,很难赚钱的行业。高投入高回报是高技术产业最明显的特点,我国目前这种低投入低回报的局面若长时间不能扭转,计算机产业的前途令人担忧。

2)   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较少

 我国计算机产业中有一些具有高增值自主知识产权且有较大市场的产品,如北大方正的排版与彩色印刷系统,用友公司的财务软件等,但至今还没有一种自己设计的产品比得上新加坡Creative公司风靡全球的声霸卡,中国还没有一种独创的软件或硬件产品被世界市场广泛接受。04机闯出了一条以自己独创的产品占有程控交换机市场的新路,如今几家国产的程控交换机产品都有自己的知识产权。曙光超级服务器以自己独立设计的机群操作系统为特色为国产高端计算机在市场竞争中战胜国外产品创造了条件,但我们的市场占有率还远不如国产程控交换机。计算机产业期待出现象04机一样的创新突破。

3)   产业结构需要调整

 我国现有的18000多家计算机公司中90%是代理销售公司,而各1000余家硬、软件厂商平均规模只有100多人。其中还包括相当多的销售人员和来料加工的普通工人,真正从事高技术产品的研制、生产与服务的技术人员并不多。计算机的使用价值主要应体现在软件上,但我国软件产品营业额仅为112亿元,只占计算机市场总额的8.6%。这种硬、软件倒挂的现象反映我国计算机产业结构不合理。计算机是一种技术含量较高的商品,目前使用计算机还远不如开电视机、打电话这么方便。销售计算机严格来讲不仅仅是卖一种商品,更重要的是技术支持,计算机行业本质上是服务行业。这种服务行业不是一般的维修,而是要让用户真正把计算机用起来。我国计算机行业应当有一支强大的技术支持与服务队伍,应当让技术服务成为计算机主业之一,而不是一种免费的补充。

4)   计算机对国民经济的推动作用不明显

 计算机是20世纪最重要的发明,是人类进入知识经济时代的标志性产品。计算机应当成为推动我国经济发展最有影响的生产力。据洛桑经管学院统计,中国的计算机使用量占全球使用量的1.1%,排名第12位,但信息技术满足企业需要程度我国只得了3.83分(满分10分),排名第44位(共统计46个国家),可见我国的多数计算机还没有发挥作用,尤其是对企业提高效益作用很小,不少单位计算机的利用率不到10%。计算机厂商的责任不是把机器卖到用户手中就完事,而是要多开发应用软件,向用户提供完整适用的解决方案。

5)   计算机行业科研与产业分离仍很严重

 科技与产业两张皮问题各行业都有,但计算机界似乎更为严重。许多城市都把发展信息产业摆在重要位置,希望从科研单位和高等院校拿到能赚钱的“项目”,但许多科研人员下功夫研究的“项目”并非企业想要的“项目”。而企业大多缺乏技术储备,只能做一些增值不太高的短平快产品。这种产学研分离的局面已困扰我们几十年,现在已到需要彻底解决的时候了。

四、     关于发展我国计算机高技术产业的几点看法

1)   关于所谓计算机核心技术

 我国不少学者对我国至今没有自主的微处理机芯片和操作系统技术感到忧心忡忡,认为如果不掌握这两种核心技术,中国的计算机产业就如同建立在沙滩上,十分脆弱。笔者认为形势未必那么悲观,而且中国计算机产业要想有所作为,最好先将X-86型的微机芯片和Windows 类型操作系统的开发放在有所不为之列,其理由有以下几点:第一,计算机产业已转向水平业务模式,目前定位在芯片和操作系统的厂家只有Intel和微软等极少数厂家,其他厂家定位于整机系统、软件或应用,也搞得红红火火。每一层次都有独特的核心技术。第二,计算机已进入以网络为中心的新时期,X-86芯片和Windows操作系统主宰世界的局面行将改变,各种各样与通讯、多媒体应用有关的嵌入式芯片与系统级芯片(system on chip)将成为主流芯片。我们必须掌握这种新的芯片设计技术,争取21世纪信息产业竞争的主动权。网上可以免费下载的操作系统Linux (源代码)为我国发展操作系统提供了很好的机遇。我们可以在Linux基础上发展对信息安全有较高要求的操作系统,首先在军事和政府部门推广,同时要十分重视与嵌入式计算机配套的各种专用操作系统的开发。第三,国家有限的资金必须用在刀刃上。芯片与操作系统升级很快,如果国家投几十亿元(国外投资每年几十亿美元),搞出一个与两年前的主流芯片或操作系统兼容的样品,不大可能有人用,将造成极大的浪费。

2)   坚持以应用带动计算机产业发展。

 发展计算机产业传统的做法是先发展硬件后配软件,我国用户做采购计划时大多也是选购最新的机型,购置软件费用很少,造成不少单位机器又多又新而应用很少。联合国有关统计表明,各种产品对国民经济的贡献率如下:钢筋1,小轿车5,彩电30,计算机1000,可见用好计算机能产生巨大的倍增效益。我们要坚决地走“反弹琵琶,以应用带动产业”的道路。应用领域十分广阔,从产品设计仿真到电子贸易,从家用电脑到远程教学,有许许多多未开垦的处女地,需要我们加倍努力。目前,不少企业都在考虑进入计算机行业,但往往把计算机行业当成组装微机、卖微机的行业。中关村号称中国硅谷,但与美国硅谷相比差距很大,中关村更象一个电脑销售商城。各地发展计算机产业应当更多地考虑如何让计算机用得更好,而不仅仅是再多建设几条象中关村一样的电脑一条街。

3)   寻找最佳增值环节。

 从微处理芯片、板卡、整机到应用,这是一条长长的增值链。笼统而言,两头(一头是芯片和基础系统软件,另一头是应用和系统集成)的利润较高,中间(组装整机)的利润最低,这就是施振荣先生(台湾Acer总裁)总结的微笑曲线。我们要根据自己的特长寻找最佳增值环节。经过三年摸索,曙光公司选择单机操作系统之上的中间件作为我们的主要增值环节,重点放在提高机群系统的可扩展性、好用性、易管理性和可信度上,我们称SUMA特色。也就是说,我们花大功夫(100多人年)研制成功了一个机群操作系统,使用户使用几十甚至上百台服务器组成的机群象用一台服务器一样方便好用、好管理。事实证明,用户完全认可这一技术路线,外国厂商也认为我们在掌握单一系统映象技术上比他们早半年甚至一年,希望OEM我们的机群操作系统。我们深深感到“做什么”比“怎么做”更重要,正确选择增值环节是高技术公司成败的关键。

4)   最有效的竞争是避开竞争,开辟新市场。

 人们常讲“市场如战场”,计算机市场最常见产品的竞争已白热化,竞相压价,几乎无利可图。老厂商的抱怨声声入耳,新厂商却充耳不闻纷纷进入。中国的商业文化习惯于跟随而不大支持标新立异。这种“me too”技术路线容易造成橄榄球式的一窝蜂现象。实际上,计算机的应用千变万化、无孔不入,只要敢于创新一定能开辟许许多多新市场,VCD在中国的突然崛起值得我们深思。如果各个企业不老盯着人家碗里的饭,而是每家自做一锅饭,中国计算机产业将是另一番欣欣向荣的局面。发现新生长点,开辟新市场肯定有风险,很有可能成为后来者的铺路石。但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高技术企业的魅力正在这里。

5)   技术创新与市场开拓两手都要硬。

 计算机界历来有所谓“贸工技”和“技工贸”之说,实际上,办企业没有固定的模式,条条道路通罗马。重要的是坚定不移地选择一条路,不要左顾右盼,三心二意。联想集团总结的贸工技道路主要强调建立销售渠道和完善销售管理的必要性,这是工和技的基础。没有补好市场经济这门课,不学会怎样把机器销到用户手里,再好的技术也变不成钱。从这个意义上讲,所有企业(不仅仅是高技术企业)都要以市场开拓与产品销售为业务经营的出发点。另一方面,高技术企业不是一般的贸易公司,应该有自己独特的高技术产品,技术创新、产品增值是高技术公司利润的主要来源。创新这一单词英文是innovation,其意思就是实现从知识到金钱的转换。因此,所谓创新一定是和市场、金钱紧紧相连的行为,不能变成金钱的所谓成果开发和成果转化很可能不是创新活动。国外有许多小公司以技术创新为主,不直接生产销售产品,他们的市场开拓就是向其他公司出售技术(知识产权)。在中国,企业消化高技术的能力较弱,有些高技术成果需要开发单位自己去开拓市场,曙光高性能计算机就属于这种情况。所以,我们的方针是技术创新与市场开拓两手都要硬。中国的国情促使与曙光公司类似的企业大概都要采取这种两手硬的发展战略。高技术产品的市场开拓需要一定的耐心和韧性,不能太急于求成。我们今年获得的好几个上千万元的大订单和中标项目都是去年就开始售前服务,有些项目跟踪时间超过一年。

6)   重点支持中小创新企业。

 我国政府采取“抓大放小”的政策,这个“放”字是讲放开搞活。对一般中小企业这是一种重要的扶植政策。但对于中小高技术企业,不仅要放手,还应该加大扶植力度。最好采取“抓大扶小”政策。科技部启动中小企业创新基金,这是利国利民的重要措施,必将促进高技术企业发展。负责美国硅谷和香港科技发展规划的田长霖教授在总结全世界高新技术园区成败经验时指出,一个高新技术园区的中小创新企业一定要有上千数量。中小创新企业数量不够,园区就不会有活力。美国东部128号公路地区大企业多,中小企业小,所以发展不如硅谷,我们要吸取这一教训。

7)   以适合国情的应用为主,兼顾国际市场。

 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今天,国内市场就是国际市场,但中国终究有自己的国情。相对而言,国内企业在熟悉国情方面有地利、人和之优势。发展计算机高技术产业,从适合国情上找突破口是一条捷径。我国的财务、商贸、保险、税务等等都不能照搬国外的软件,这为我们提供了许多商机。有些领域,如汉字识别、汉语语音识别等国内厂家应有优势,国家863计划已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进行技术攻关。但由于外国大公司有大量投入,加上我国挡不住的高技术人才外流,不少这方面的人才进入了“海外兵团”,目前我们在汉字识别上稍有优势,汉语语音识别上已谈不上有优势,我们在这两种技术的商品化方面都落后于外国公司。汉字、汉语识别技术的发展使我们醒悟,并非与中国人有关的应用软件国内企业就必然领先。地利人和只是一种条件,要想领先必须花大功夫。许多人批评我国计算机企业眼光短浅,没有冲出国门以占领世界市场为目标。就长远目标而言,我们的目标一是要放眼世界,某些产品目前也可以主攻国外市场,但一般而言我们还缺乏走向世界的实力。我们缺乏熟悉海外业务的经营人才,对外开放的环境还有待改善。在目前情况下,以开拓国内市场为主应当是较明智的选择。曙光高性能计算机已经出口非洲,最近出国考察发现美国等发达国家也对我们开发的系统软件有兴趣。我们不能妄自菲薄,应积极创造条件开拓海外市场。

8)   大力推广CAE/CAM,提高企业竞争力。

 国家科技部在统计高技术企业时,把计算机与办公设备放在一起,可能是认为计算机的主要作用是办公自动化。我们目前的家用电脑恐怕主要用于游戏和看VCD电影。其实,计算机最大的用处应该是使工业企业、银行、商场、税务保险、能源交通等部门单位赚钱或省钱,即增值增效,提高竞争力。国外有一项很普及很重要的计算机应用在国内重视不够,那就是用计算机直接设计定型新产品,国外叫CAECAM。我国在推广CAD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取得很大成绩,但往往停留在计算机辅助画图(Computer Aided Draw),即所谓甩掉图板。计算机真正的本领不只是画图而是做设计仿真。设计飞机、汽车或其他产品,现在已做到完全不用一张图纸,直接用计算机仿真产品的功能性能。比如新设计的飞机汽车是否安全可靠,高速运动中有没有异常情况等等都可以用计算机做仿真试验。一旦计算机上通过,就能立即投产,节省了风洞试验、汽车碰撞试验等大量投入,缩短了设计周期。欧洲各国已将CAE/CAM作为提高产品竞争力的主要手段。而我国许多大企业则不大重视通过使用计算机提高设计能力,甚至有些飞机公司的总工还不相信设计波音777没有一张图纸。不仅是机械制造业,其他许多行业,如基因药物的设计,新材料的发现等等都离不开高性能计算机。我国不少大企业需要技术改造,只要从技改费拿出一小部分用于CAE/CAM,所获得的增值效益可能高于一般的设备厂房更新。

9)   把提高用户满意度放在第一位。

 高技术企业究竟是把扩大规模、增加利润,还是市场占有率放在第一位,各家有不同的做法。最近以来,IBMMotorola等大公司纷纷改变发展战略,把提高用户满意度放在第一位。他们能较准确的预计,用户满意度提高一个百分点,营业额与利润各能增加多少。提高用户满意度不仅仅是作好售后服务,产品的设计定型的评估标准也应该围绕用户是否满意。因此,最重要的设计要求不是单一性能指标,而是使用方便,易管理,总拥有性价比(TCO)等。计算机不容易使用和管理已成为影响其推广的主要障碍,尽量使产品傻瓜化、专用化应是计算新产品的主要方向。

五、     发展高技术产业的陷阱与误区

 发展高技术产业不同于体育场上的竞赛。在100竞赛中,每人有自己的跑道,只要跑得快,就能得冠军。而发展高技术产业更象探险活动,有时会走到山穷水尽的悬崖峭壁,甚至会跌进陷阱。根据我们的体会,在前进道路上要留心以下陷阱:

1)   高技术企业夭折多数由于贪食。

 表面上看,可赚钱的计算机项目很多,不成熟的企业往往经不起诱惑,高技术企业中往往聪明人很多,每人都能讲出一个令人心动的发展新产品的故事,但一个企业内真正明白市场风险的人可能不多,企业在上新项目时一定要谨慎。只有对市场做过充分调查和预测,找到明白人才能上马。纵观历史,高技术企业多数不是由于饥饿(找不到项目),而是由于贪食(情况不明信心足)。谨慎选项目不是主张慢条斯理,优柔寡断,市场机遇稍纵即失,果断下决心是成功的前提。

2)“成果转化”项目往往难以赚钱。

 我国通常的科研方式是先研制出一个可供鉴定和评奖的项目成果,然后再通过“成果转化”工作变成产品。由于计算机技术发展太快,而我国的科研项目周期一般是两年甚至更长。如果再用半年或一年做成果转化,这样搞出来的产品基于三年前的设计思想很难在市场上立足。计算机领域“成果转化”也可能有价值,但这个成果决不是一般的成果,而是有较大创新的突破性成果,三五年内都不会落后的成果。较小的技术革新与发明应该结合在企业新产品开发中,而企业产品立项应充分做好市场调查与分析,按用户预期的需求设计,对号入座,原则应不存在“成果转化”问题。要降低风险,主要应把住立项这一关。增加科研投入不是提高我国科技竞争力的唯一出路,两张皮问题不解决,立项机制不改革,也许投入越多,损失越大。

 3)风险投资家队伍需要培养。

 许多人批评中关村“长草不长树”,但仔细分析一下就会发现原因不完全在科研人员和办企业的头头“宁为鸡头,不为牛后”。另一方面的原因是中国缺乏有见识的风险投资者导致企业缺乏成长壮大的环境。许多手中有几千万元甚至数亿元资金的企业到处找“项目”,希望拿来一个“项目”马上就能赚钱。殊不知鸡是蛋变的,选鸡要从选蛋开始。真正的风险投资家应是“项目”的参与者甚至制定者。我国的教育培养的人才专业性太强,一般不太适合做风险投资者。高技术企业要大发展,先要造就一批既有经济头脑,又对技术有一定判断能力的风险投资队伍。

 4)高技术企业特别需要尖子人才。

 知识产品的特点之一是研制开发难而复制很容易。君不见WPSJavaNetscape的信息导航等等风靡全国或全球的软件产品都是以一两个人的思想为主开发出来的成果。高技术企业以人为本,但不是人越多的企业越能成功,真正的高手真能以一当十。如何发现、吸引并留住尖子人才(包括技术、销售与管理尖子人才)是对高技术企业的考验。近来,国外大公司纷纷在国内建立研究开发中心,投资数千万美元。估计有一大批尖子科研人员会流向这些研发中心。但总有一些有事业心、有抱负的一流人才会成为国内高技术企业的栋梁。留住这些人才的办法一是靠项目本身的挑战性,二是要有足够高的待遇。

 5)资本运作是手段而不是目的。

 高技术企业一定进行资本运作,通过贷款、股份上市等多种方法增加总资本,扩大企业规模。但是融资是一种手段,并不是办企业的目的。办企业是为了满足社会的某种需要,以提供产品的形式实现自己对社会的承诺。不断推出有竞争力的新产品是企业的主要任务。如果忘记了这一主要任务,只注意扩大资本,找来钱不知道要干什么,这也许是一种高技术泡沫,时间长了,终究是要吃亏的。韩国大企业靠国家扶植大量借贷一时间不可一世、但经不起一场金融风波的教训值得我们深思。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